返回

神医狂后:腹黑魔尊你放肆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4章 风口浪尖,书房遇险
    蓝雪尘这话,虽然是妥协了,但也是拿了皇帝做挡箭牌,蓝雪枫就算心里再有不满,也不能在说什么了,否则,就是不孝了。

    最终,只能答应“皇兄说的是,一切以最寻常的姿态来进行,是我们目前最妥善的选择了。”

    皇帝欣慰的点点头“那北堂君临最是诡计多端,你们兄弟二人一定要通力合作,切不可给北堂君临和九州国以把柄,为难我蓝诏国,至于接风宴要如何安排,就由你们兄弟二人和礼部一起商量,安排好后给朕写个折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父皇。”

    皇帝一句话就将这么一个烫手山芋交给了两个儿子,蓝雪枫和蓝雪尘除了齐齐答应,也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祭天大典中断,蓝诏国都一时间议论纷纷,作为当事人的蓝镜却淡定的不行,用玄术给自己治疗了内伤,保证能够正常行动后,为了掩人耳目,蓝镜刻意给自己留了一些比较明显的外伤,然而,这样的结果就是,雁雪和雁冰两个小姑娘把她当成了易碎的瓷娃娃,什么都不让她碰。

    “啊!”蓝镜坐在躺椅上,哀嚎一声,把手里的书扣在脸上“我要疯了!”

    想她堂堂二十一世纪的玄学天才,就算渡劫失败了那也是整个茅山最靓的妞,来去自由,潇洒自如,如今竟然被两个小姑娘禁锢在这方寸之间,简直不能更憋屈了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雁冰一听到蓝镜的哀嚎,连忙从屋里窜了出来,一脸紧张的看着蓝镜,深怕她有哪里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出去。”蓝镜一脸认真的看着雁冰。

    雁冰也认真脸看着她“不行啊小姐,杨御医说了,您这伤怎么也得修养一个月呢,这才过去半个月,您出去了,万一要是伤口又复发了可怎生是好啊?”

    “我的伤已经好了。”蓝镜说着撸起袖子给雁冰看。

    “那身上呢?”雁冰一副“你休想骗我”的表情“小姐您是不知道您身上那些伤吓得奴婢和雁雪又多惨吧,国师大人新丧,您若是再……”

    “停停停!”

    一看雁冰又要开启老妈子碎碎念模式,蓝镜连忙打断“我不出去了行吗,我去我爹书房看书去,这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从明镜阁到国师的书房步行也不过一炷香的时间,雁冰竟然还想了一下“要不,小姐您要看什么书,奴婢去给您拿过来吧?”

    这一次,蓝镜懒得说话了,就那么盯着雁冰,完就是“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雁冰或许也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夸张了,连忙道:“那奴婢陪您去吧,万一三小姐和二夫人找小姐的麻烦,奴婢还能阻挡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蓝镜起身,直奔书房。

    国师蓝清风的书房在国师府的中院,从明镜阁过去,有一条捷径,蓝镜借着原身的记忆,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中院,就见院子里一片荒凉,蓝清风殉国不过二十二天,这院子不知道多久没人打扫了,脏的可以。

    蓝镜看的下意识的蹙起了眉头“我自己去书房,你去外面找几个人把这里打扫一下,没人来,给我打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姐。”别说蓝镜气恼了,就是雁冰也觉得国师府的这些下人委实不像话,主人不在才多久,居然连中院都不打扫,可见这些奴才有多不把蓝镜这个大小姐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雁冰去院子外找人,蓝镜缓步走进书房,随手带上门,却在掩上门的一瞬间,忽然开口“什么人在那里,出来!”

    宽敞的书房,简而不凡,家具布置简洁,款式和花纹也不繁琐,对着门靠墙的位置放着一个红木的案几,案几上累着各种名人法帖,右手边放着一方砚台,左手边是毛笔架,案几后面是一个满墙的书架。

    左右两侧分别以一副《千里江山图》和一副《踏花归去马蹄疾》的屏风隔开,看见听得细微声响正是从那左侧的《千里江山图》后传出来的。

    蓝镜呵斥一声后,迅速跑到《千里江山图》后面,却见屏风后什么都没有,正觉不妙,脖子上就已经有了一种冰凉凉的触感,耳边是陌生的呼吸,蓝镜听见那人压低了声音威胁道:“不想死就别乱喊。”

    “想让我死,且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。”蓝镜冷冷反击一句,右手抓着身后之人的手一捏一推,脖子上的匕首就移了位,顺势一转身就去锁喉,却被那人歪头避过,那人右手被她抓着,左手则灵活的伸向她的脖子,左膝抬高,试图攻击她腹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