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别叫我歌神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8章:东山谣(感谢各位的打赏)
    若是没有听过东原大学校歌的人,听第一句,绝对想不到这是一首校歌。

    东原大学是一座拥有百年历史的大学,它的校歌叫做《东山谣》,诞生在那个炮火连天的岁月。

    在战火之下,东原大学的师生们,历次搬迁,为了躲避战火,薪火相传。

    但也有数不尽的东原大学的师生,用自己的胸膛和热血,保护了学校,保护了同学,也保护了文化与根源。

    它的歌词文如下:

    高山之东,炮火燎原。

    民族危亡国有难,

    父母困苦弟饥寒,

    重任在我肩,

    重任在我肩。

    亲爱的同学,若我离去。

    待得春雨叩寒窗,

    少年好梦莫贪恋,

    读书正当前,

    读书正当前。

    有一个姑娘,伫立湖边。

    她是我的心上人,

    还不曾把手牵。

    原谅我未还,

    原谅我未还。

    《东山谣》的调子,沉痛而缓慢,在随后的几十年里,多次有人建议把这首歌换掉,或者改一改词,但都被老校友们联名驳回了。

    因为《东山谣》,唱出了无数先辈的心声,在那个时代,一路辗转,一路血泪,一路高歌,一路燎原!

    这段历史,是每个新生入学之后,都要学习的第一课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当谷小白用自己高亢嘹亮,高频泛音格外丰富的嗓音,唱出第一句的时候,所有人似乎都看到了百年前的景象。

    高山之东,这片山清水秀的地方,被连天的炮火点燃的时候。

    谷小白的声音,像是火焰一般在空中摇曳,在高空盘旋。

    第二句:“民族危亡国有难,父母困苦弟饥寒……”

    起调高亢,但接下来这两句,曲调上是连续两个下行模进,下降了一个五度,高亢的情绪,瞬间就又变得悲愤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食堂里的同学们,已经不由自主地加入了进去。

    男生用低了两个八度,女生用低了一个八度的声音,重复着歌词。

    “国有难……国有难……弟饥寒……弟饥寒……”

    因为加入的时候,有点参差不齐,许多人唱了半句,这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部,像是卡农一样,形成了彼此重复的对位模仿,连绵不绝,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浑厚的男声,低沉的女声,还有谷小白高亢的声音,三个声部震动着整个大厅。

    第三食堂的大厅很高,很空旷,人群散布在其中,声音在天花板上散射,又被地面的杂物吸收,形成了一种奇特的声学效果,就像是古人在空旷的洞穴里举行仪式,信徒在大教堂里唱诗一般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不需要任何的伴奏,因为人声和回声,就是自己的伴奏。

    在不断重复的“国有难”“弟饥寒”里面,谷小白的声音,又坚定了起来,平稳、坚定,没有上行或是下行,这第三句,曲调平稳得像是说话一样。

    “重任在我肩。”

    男女声部重复:“在我肩……”

    “重任在我肩!”

    第四句。

    同样的歌词,重复了两次,这次的曲调,是一次上行自由模进,语气瞬间变得慷慨激昂,变得坚定无比。

    男女声部重复:“在我肩!在我肩!”

    这就是东原大学校歌的第一段。

    “高山之东,炮火燎原。

    民族危亡国有难,

    父母困苦弟饥寒,

    重任在我肩,

    重任在我肩。”

    只是简简单单一段歌词,却已经击中了几乎每一个东原大学学生的心坎。

    在那个危亡时刻,东原大学的先辈们,是怀着怎么样的一颗心,唱出了这样的歌词?

    门口,吴院长觉得老师的手在抖,一转脸,就看到陈老教授的脸上,已经有了隐约的泪痕。

    “老师,我们坐下,坐下。”吴院长连忙扶着他,坐到了门边的餐桌旁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找地方坐了下来,看着站在中间的谷小白。

    他站在那里,身似乎散发着光芒,他昂着头,似乎在向命运作不屈的斗争。

    任何东西,都无法压垮他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目光之中,他的声音再次恢复了高亢,唱起了第二段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同学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次,谷小白唱了一句就停了下来,看向了下方的同学们。

    同学们立刻重复:“亲爱的同学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声部交织着,奔腾着,像是月夜之下漆黑的海水。

    “若我离去……”齐小白领唱。

    “若我离去……”两个声部重复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吴校长突然听到身边响起了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陈老教授,也加入了合唱之中,他的眼角噙着泪,声音有点颤抖,却非常嘹亮:“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