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剑破拂晓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0004 梦境假亦真 少年没心肺
    在困龙大陆,神修相当于神仙的存在。武者就要差上许多。神修生命悠久可掌管山河,更像是传说中的不老神仙。

    武者就没这么高待遇了,寿命短板不说,更没有变幻莫测的术法神通。不过事无绝对,相同层次的神修和武者,被后者近身后,神修十有小命不保。

    神修中唯有一种剑修,可以跟武者睥睨。飞剑一出千里之外取敌首级,可谓是霸道的不讲理。

    凡俗眼中的神仙无法逃脱雷击木的魔咒,这种影响就太大了。以至于雷击木方圆千丈内,被视为不祥之地

    连带着刑真所在的小茅屋,也成了不祥之地。所以这里甚是冷清,极少有人往来,就连飞鸟好似也不愿经过。

    也有谣传,说是刑真的是因为雷击木的诡异而身亡。对此谣言刑真不屑一顾,他深知娘亲的身体,完是病故,和雷击木没有丝毫关系。

    娘亲病故后,四下无人时,黑炭一般的雷击木,成了刑真唯一吐露心声的朋友。

    同是在娘亲病故的当年,木讷少年无视小镇人的劝说,留在娘亲一草一木搭建的茅屋。

    刑真五岁无力干活,刑母久病每况愈下。刚刚来到小镇无依无靠人生地不熟。

    刑母自力更生,带着五岁的刑真搭建自己的新家。本就瘦弱的身躯,一天下来所剩力气无几。羊脂美玉的手掌已然面目非,血水混杂这浓水,每次洗干净没多久,粘稠的红黄液体便会再次从肌肤当中溢出。

    刑母过世后,苏先生和商叔叔多次要求刑真搬到他们家居住。木讷少年执意不肯,他想留在娘亲建造的家中,只有这里才是他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家虽破但是可以挡风遮雨,家虽穷却是心底抹不去的牵绊。

    娘亲病故后,木讷少年把雷击木当做朋友,害怕有一天雷击木也会消失。心血来潮,拎着小葫芦为雷击木一次又一次的浇水。

    只是刑真不知道,正是第一次用小葫芦为雷击木浇水的时候,青阳镇突然间升龙气凝聚。

    八年过去坚持不懈的为雷击木浇水,今年春天奇迹般的在焦黑木炭上生出一颗小嫩芽。

    一湾柳叶在风中摇摇欲坠,却和木讷少年一般,坚韧的走过了春天。夏天临近结束,小嫩芽还是小嫩芽。

    木讷少年长高少许,小嫩芽却没有长大丝毫,还是春天一般的柳叶一弯。

    刑真坐在鲜红色石板上,斜靠在雷击木旁,佛摸着小嫩芽自言自语碎碎念“小嫩芽小嫩芽快快长大,不然秋天来了又要凋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