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抗日之民国兵王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4章 铁甲车肆虐
    第十九路军面对日军特别陆战队,悍然发动对我闸北前线翁照垣一五六旅的进攻,情况非常紧急之下,于29日1时,总指挥蒋光鼎、副总指挥十九军军长蔡廷锴和淞沪警备司令戴戟,联名向国各界发出通电:

    “暴日占我东三省,版图变色、国族垂亡,最近在上海杀人放火,浪人四处、及世界卑劣凶暴之举动,无所不至。”

    “至炮舰纷来,陆战队数登岸竟于28日夜十二时在上海闸北公然侵我防线,向我挑衅,光鼎等分属军人,惟知正当防卫,捍卫守土,是其天职,尺土寸草,不能放弃,虽牺牲至一人一弹,绝不退缩,以丧失中华民人之人格。”

    “此心此志,质天日而昭天下,炎黄祖宗在天之灵,实式凭之。”

    国难当头,国民军官兵铮铮铁骨,实现了第十九路军在2日下达的密令:“如日军来攻,力扑灭之。”

    军人的抗日报国态度,表明了“宁为玉碎而容死,不为瓦而偷生”的凌云壮志。

    国府外交部也在29日发表《对淞沪事变宣言》,态度表明,面对日军的进攻,不得不抵抗。

    日政府采取颠倒黑白的卑劣手法,同日发表《关于上海事变帝国政府声明》,声称是为了保护侨民而出兵。

    所谓的保护侨民,只是日军的一个阴谋。

    日本关东军为掩护炮制的伪满洲国,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,秘密串通上海公使馆助理武官田中隆吉,蓄谋在上海搞出事端,以达到进驻上海的目的。

    田中隆吉与窜到上海,投靠日军的女间谍川岛芳子(金碧辉)密谋策划,唆使日僧天崎启升等五人,走在引翔港马玉山路三友实业社二十多米处,突然遭到有预谋的田中隆吉所雇打手袭击,其中三人受轻伤。

    这些故意闹事的混蛋,反诬是三友实业社的工人打伤,冲进工厂疯狂的打砸焚烧三友实业社,打伤华人巡警和工人三名。

    岛方、驻沪领事馆及其政府,利用这一丑恶闹剧,竟成为日军特别陆战队,突然在28日向我十九路军闸北前线发起进攻的借口。

    29日晨天刚亮,盐泽幸一少将命令特别陆战队,在二十几辆铁甲车掩护下,兵分五路,向我闸北十九路军七十八师一五六旅翁照垣所部前沿阵地,发起了最凶猛的进攻。

    同时日战机快速从航空母舰‘能登吕’号起飞,对闸北我方阵地、南市一带,进行灭绝人性的狂轰滥炸,战火迅速在城区蔓延。

    据守在天通庵车站的翁部一五六旅第六团四营一、二连,经过夜间多次与敌人展开阵地拉锯战,收复第一防线还不到两个小时,三百多日军在四辆铁甲车掩护下,对天通庵车站我方阵地,再次发起更加猛烈的进攻。

    副营长宋远超看着王峰说道:“王疯子,夜间敌人发起进攻没有占到便宜,这大白天在四辆铁甲车的强大火力掩护下,要想守住阵地,可玄乎啊。”

    “面对强大的敌人进攻,我们不能单纯简单的以‘兵来将挡,土来水淹’的莽撞战术,必须采取虚虚实实、真真假假,趁其不备攻其敌人薄弱之处。”

    代理了不到一个小时连长的一连副连长赵长利,好像很有战斗经验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是近距离搏杀,面对强大的敌人在铁甲车火力掩护下,武器装备、兵员数量远超于我的局面,想投机取巧就能打退敌人的进攻,简直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宋副营长看王峰没有回答,皱紧眉头盯着对阵地发起进攻的敌人,不禁着急的喊道:“疯子,大敌当前,你倒是给个话啊?”

    “怎么打?我想先听听宋副营长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王峰穿越过来初来乍到,就先入为主的提出自己的作战方案,一旦不被接受,或不摸情况说错话,以后再怎么带兵?

    再说跨时空的战争能跟现代立体战相提并论吗?

    “你这混蛋,平时主意挺多,今天怎么看这么多小鬼子在铁甲车掩护下发起强大攻势,特么的就鸟怂啦?”

    “一个字:打,两个字:巧打,三个字:狠狠打。”王峰已经做出如何打好这一仗的准备,简单明了的说出三个‘打’字,其中含义很深。

    宋远超副营长没想到王峰今天的表现如此不尽人意,干脆不再征求意见,果断的命令道:“命令一连坚守主阵地,一定要将正面进攻的敌人阻击在阵地前面五十米以外。”

    “命令二连在左、右两翼火力配合,坚决把进攻之敌反击的寸步难行。”

    下达这样的命令牛逼啊,两个连的兵员二百一十八人,夜间与敌采取阵地拉锯战,牺牲和失去作战能力的占三分之一,现在满打满算能趴在战地开枪杀敌的不到一百六十人,

    再说两个连队只有两挺重机枪,六挺轻机枪,汉阳造占多数,中正式占四分之一,盒子炮六支,各种短枪九支,弹药虽然比一般部队配备的多一些,但每名士兵只有五十发,手榴弹四枚。

    夜间与敌展开三次阵地争夺战,大部分战士手中的弹药,应该消耗一半多。

    而进攻的日军,根据正常编制,每个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